Will the Olympic Torch Burn China? A Chinese Translation

  • Share
  • Read Later

Given the recent growth of our Chinese readership, we plan to begin offering the occasional Chinese-language translations of our recent stories. This first piece, “Will the Olympic Torch Burn China?”, is by Simon Elegant.

为了适应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阅读时代周刊的需要,我们将不定期地刊载时代周刊的中文译文.

奥运火炬会灼伤中国吗?

艾西门/北京

在北京奥运会拉开序幕前的几个月里,中国正在跟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阻挠者们进行着较量。那些明目张胆的反对者在奥运火炬环球接力的当口,成了世界媒体上的重要新闻。在火炬经过的所有地方都有中国的安保力量严密防守着企图破坏火炬正常接力的维权人士。 这些人已经准备好了利用这个机会抗议中国在西藏和幅员辽阔的新疆糟糕的人权记录。在伦敦,一名抗议者企图从火炬手中夺走火炬。火炬不得不在一辆巴士车上被保护着完成接力的一部分路段。之前在火炬穿越伊斯坦布尔时,土耳其警方逮捕了一名意欲攻击火炬手的人。 而周一在巴黎,接力活动的官员们甚至在抗议的包围下主动熄灭了火炬。

但是让北京最担心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反对者,那些北京不想让全世界看见的反对者。 最近的报道显示,尽管中国军队已经在西藏进行了近三个星期的镇压,西藏零星的暴力事件仍在不断爆发。据西藏的流亡和维权人士称,中国警方4月3日在四川省甘孜向湟源寺的僧人开火,死伤人数不详。中国官方新华社证实了有冲突发生,但是没有报道有人员死亡。于此同时,这个让北京深感不安的趋势也扩散到了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经中国官方证实,这一次是在以穆斯林为主的西部省份新疆。跟往常一样,这一次外国维权人士和中国官方对事实的描述有着天壤之别。但毋庸置疑,一场相当规模的反对中国统治的骚乱在新疆发生了,参加抗议的人数达几百甚至上千。并且警方在骚乱中进行了围捕,逮捕了几十人。


奥运火炬会灼伤中国吗?

艾西门/北京

在北京奥运会拉开序幕前的几个月里,中国正在跟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阻挠者们进行着较量。那些明目张胆的反对者在奥运火炬环球接力的当口,成了世界媒体上的重要新闻。在火炬经过的所有地方都有中国的安保力量严密防守着企图破坏火炬正常接力的维权人士。 这些人已经准备好了利用这个机会抗议中国在西藏和幅员辽阔的新疆糟糕的人权记录。在伦敦,一名抗议者企图从火炬手中夺走火炬。火炬不得不在一辆巴士车上被保护着完成接力的一部分路段。之前在火炬穿越伊斯坦布尔时,土耳其警方逮捕了一名意欲攻击火炬手的人。 而周一在巴黎,接力活动的官员们甚至在抗议的包围下主动熄灭了火炬。

但是让北京最担心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反对者,那些北京不想让全世界看见的反对者。 最近的报道显示,尽管中国军队已经在西藏进行了近三个星期的镇压,西藏零星的暴力事件仍在不断爆发。据西藏的流亡和维权人士称,中国警方4月3日在四川省甘孜向湟源寺的僧人开火,死伤人数不详。中国官方新华社证实了有冲突发生,但是没有报道有人员死亡。于此同时,这个让北京深感不安的趋势也扩散到了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经中国官方证实,这一次是在以穆斯林为主的西部省份新疆。跟往常一样,这一次外国维权人士和中国官方对事实的描述有着天壤之别。但毋庸置疑,一场相当规模的反对中国统治的骚乱在新疆发生了,参加抗议的人数达几百甚至上千。并且警方在骚乱中进行了围捕,逮捕了几十人。

令人疑惑的是,北京的共产党干部们在眼看着这些事件发生的同时心里作何感想?肯定会有愤怒,也有对八月份北京奥运会是否会受此影响的担心。 但是公认的是他们感到了震惊,惊讶于对于中国政府的统治的不满会如此突然地爆发,并且威胁到本应该以积极和和平为主题的奥运会准备活动。

这又制造了一个谜团。中国政府怎么会没有意识到西藏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呢?包括心怀不满的藏族人和维权人士在内的各种团体计划利用奥运会这个机会,这个看似让中国最脆弱的时刻为他们的目的发起行动并非是一个秘密。然而,中国的领导人似乎对此完全没有准备,对于挑衅做出的反应也仅仅是粗暴的镇压和激烈的言辞。
事实上,不仅拉萨抗议事件的规模和程度让北京手足无措,在人权政策上所需的改变也是北京不曾准备的。尽管从2001年北京获得2008奥运会主办权的那天开始,中国就知道这会让她糟糕的人权纪录更多地暴露在聚光灯下。4月3日,维权人士胡佳因“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三年半。胡佳写过的把奥运会和人权联系在一起的文章和国外媒体对他在这些问题上的采访被检察官们作为了他的罪证。

胡佳的判决是中国政府审判监禁维权人士的一系列活动中的最新动作,意在奥运会开始前消灭任何,包括那些最微不足道的反对的迹象。甚至中国两亿三千万的网民,那些经常被称为推动中国进一步开放的最强大力量的网民,也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氛。近几个月来,上千个网站被关闭,中国政府对海外网站的监控和封锁也愈演愈烈。 正如大赦国际的秘书长艾琳-可汗在4月1日发表的报告中所说,尽管国际奥委会和中国政府作出了共同承诺,但是“镇压……并没有因为奥运会而减轻,而是加剧了.”

北京做出的姿态让众多观察家们迷惑不解。北京为什么不能做出更加有计划的回应:采取更有效的方法控制人群,更好地应对媒体,采取谈判的做法而不是本能地镇压?有些疑问有明确的答案:共产党一向行为诡秘而且高度官僚化,它的成员也被自我保护的传统所长期浸润。“部分的鸵鸟政策来源于根深蒂固的官僚利益,”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家佩雷-林克说。“那些在过去25年中把自己的事业献给了‘反对分裂’的人们,学不会一下子停止重复这样的咒语。他们会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话可以说,他们会担心自己的饭碗,甚至于怀疑自己的身份.” 林克指出,胡锦涛主席这代领导人都是在50年代接受“苏式教育”的。“他们没有知识结构或是想象力让他们作出更好的决策,”林克说。中国领导班子集体决策的体制限制了领导人面对新的挑战时应对的灵活性。胡锦涛清楚地明白他今后的政治生涯很可能就和他在重大问题上决策的后果直接相关–比如西藏问题。上一次西藏的暴动发生在1989年,当时他正担任西藏的党委书记。 “就像低一级的官员们一样,”林克说,中央领导人“非常担心他们自己的职位,他们不希望被认为他们犯了‘错误’,尤其是姑息的错误.”

这种不安全感是驱使中央政府作出重拳策略并发表激烈言辞的主要原因,即使这种做法损害了这个国家在全世界的形象。“当全世界看着中国的时候,他们看到一个日益强大和自信的国家,在军事上的支出越来越大,经济腾飞,在全球的金融力量日趋壮大,” 阿尔伯塔大学的中国研究所主任姜文然说。“中国领导人眼中的中国确是一副截然相反的样子:西藏到新疆的虚弱,通货膨胀和国内不稳定,环境灾害和腐败。所以总体来说,中央政府是不安和紧张的。”姜认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途径是寻求与达赖喇嘛的谈判。但是他说,中国的领导人已经被自己以前的说法固步自封了。他们已经在普通民众中煽起了高昂的民族主义热情,老百姓都深信西藏是中国的领土。北京的任何妥协对公众来说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姜说。

随着奥运会的不断临近,中国这种缺乏灵活性的表现令人担忧,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中国研究院尼古拉斯-比奎林说。“特别是现在的拉萨的抗议,” 他说,”令中国政府面临着一个高压锅的局面.” 北京必须要顶住西藏抗议事件的压力。但是北京的麻烦不仅来自西藏。中国政府还面临着来自新疆主要人口,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民族风起云涌的不满情绪。3月下旬,维权组织报道了有成千维吾尔族人参与的就宗教事件进行的抗议。维吾尔族人是穆斯林的一支,他们的语言属于突厥语系。 中国媒体同时报道了几起与该地区分裂分子之间的冲突。三月初,有媒体报道一名维族女性试图用自制炸药炸毁一架国内客机。在对腐败和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的不满情绪已经充斥中国国内的时候(猪肉价格在过去的一年里上涨了三分之二), 这不啻于雪上加霜。 用比奎林的话说—这简直是一场完美风暴。

这场风暴恰恰在全世界都在瞩目,并且在决定着是否参加奥运会的关键时刻刮起。波兰总理已经表示,因为西藏事件,他将抵制奥运会开幕式。法国总统萨克奇已经表态说他也不排除采取类似举动的可能性。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致电胡锦涛,要求北京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其他人也在有意无意地与北京奥运会保持一定距离,用比奎林的话来说, 即使仅仅是为了防止 “当中国的可怕现实逐渐被外界所知时,他们却被公众在电视上看到与中国领导人共进晚餐。”对中国来说, 恐惧的是她一直想要隐藏的现实会被全世界的每个人知晓。

毋庸置疑,中国政府会在奥运会开幕之前的几个月里尽可能禁止记者进入西藏采访。但是不清楚的是中国政府将会怎么应付希望借中国宣布了新采访条例之机来华报道奥运的三万名外国记者。此前中国政府已经表示,在奥运期间,记者可以采访任何一位愿意接受采访的对象。“政府仍然对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头雾水,他们也想象不到这些事情将在世界的注视下给中国的形象造成何等破坏,”一位同中国政府高层有密切关系的西方学者评价说。如果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代表了其行事风格的话,那么对于新发生的问题北京的本能反应将会是再一次重拳出击.

0 comments